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陈晓卿 > 陈晓卿:饭食琐记 | 纽约

陈晓卿:饭食琐记 | 纽约

这是我第三次去纽约。一周的时间,是我这两年以来最清闲的一段,居然留下了一些文字记录——当然大都记载的也是饮食之事,五一放假,稍作整理,配了一些图片,发在这里。

 

  环球风味汇聚之地  

 

到过纽约三次,没见过自由女神,净是吃了

 

纽约自诞生就是个移民城市,它的味道必定是多元而色彩纷呈的。去之前,找了几个朋友咨询,也得到了一些餐厅的信息和食物推荐。其中提供最细致的应该是罗朗先生,麦克.罗朗之前是美国驻华使馆的主厨,服务过两任美国大使,中文非常流利,也熟知中国人的饮食习惯。同时他在曼哈顿长大,对那里的食物有自己独特的理解。

 

*麦克.罗朗的纽约餐厅推荐

 

不过遗憾的是,由于各种原因,我只吃了其中的一个套餐和蛋糕,希望再去的时候能找个向导一起,边听讲解边挨着试过,不然太对不起罗朗这张接地气的餐单。

 

  接地气的韩国小馆子  

 

铁板八爪鱼非常好吃

 

那天是周日,和朋友约了我住的旅店附近的中央车站蚝吧。这是蔡澜先生最喜欢的,很大,不用提前定位,四年前和同事来过,比较老派,挺喜欢。没意识到的是,旧式餐厅周日打烊,这家也不例外,我们只好仓促改了地方,一家韩国馆子,非常小,紧挨韩国城,有米其林推荐。小菜做的非常好,炸鸡也非常好,招牌是豆腐汤和牛肉。我最喜欢的还是铁板鱿鱼,八爪鱼非常入味。餐厅的价格非常便宜,周遭连续几家韩国餐厅只有这一家排着长队,我们也大概排了20分钟的队。

 

  广式早茶  

 

 

儿子到了纽约和我会合,头发那老长,我看着受不了。老朋友也是前同事老杨,带着我们去了唐人街,街口就能看见一个老外在卖中国的各种蔬菜食材。

理发之前,吃了金丰大酒楼,广式早茶做的非常用心,量也很大,不贵,最有意思的是,保留了国内20年前的景象,粥粉面饭和点心都是服务员用小推车推到面前,现在即便在广州“叹早茶”,这种情况都不多了,上次见到此景也在国外,英国利物浦,列侬故居附近。

  纽约牛扒  

 

三成熟的牛扒

 

据说这四个字可以考查南方人的普通话水平。纽约是美式牛扒的代表,不管在东海岸还是西海岸,都有很多纽约牛扒馆子,曼哈顿岛上最有名的Peter Luger排大队,我跟儿子说咱们歇了吧。隔天,去长岛探访老友程益中,这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新闻人,他和我同行同乡同龄,现在长岛安了家。几年未见,话自然不少,说着说着就到了饭点儿。老程说出去吃,结果到了餐厅一抬头,Peter Luger,在长岛有分号,真是口福啊!

 

程益中老师与我

 

牛扒汁水非常充分,而且肉味十足,非常香,美中不足的是,对普通的中国胃来说,肉的块头太大。除了牛扒之外,薯条和洋葱圈也有特色,还有菠菜糊,看着貌不惊人,味道很鲜美,搭配牛扒非常合适。回到曼哈顿,走了二十分钟,没敢吃饭饭,还吃了两包太田胃散。

 

  中城的中餐  

 

口感偏甜的回锅肉

 

乐乐到纽约的主要目标是博物馆,当然我也乐意奉陪,就是时间不好控制,所以不太敢预约餐厅。四年前来纽约,一个朋友请吃了一家餐厅,叫China Cafe,翻译作倾城,味道还不错。结果有天逛完摩根博物馆往回走,突然发现,那家餐厅就在旅店左近。到了晚间,和儿子走路觅食,居然看到这里还有位子,坐下点了回锅肉和椒麻鸡,一人一碗米饭,吃的很开心。不过,这家餐厅之所以生意不错(米其林一星),更多是因为迁就了外国人的胃口,尤其是回锅肉,口味明显偏甜。

 

  精酿啤酒  

 

 

很愉快的是啤酒文化。纽约有一点好,大部分餐厅都有啤酒供应,而且有很好的、丰富多彩的精酿。更重要的,没人事儿事儿地鄙视你喝啤酒。这次去纽约,前同事老杨不好酒,但另一位老吕,是个很不错的酒友,而且和我一样,爱酒但量小。那天在帝国大厦底下的酒吧,刚喝两种精酿就觉得相见恨晚。啤酒的苦度有遮蔽性,喜欢了精酿,就回不到工业啤酒了。我喜欢精酿时间不长,5年前在丹佛上会计短训班,课听不懂很绝望,全靠各种精酿啤酒撑着。作为当代精酿的大本营,美国人在精酿配菜方面也很开放,这次特别喜欢的一款密歇根啤酒,founder All Day IPA,就是在大中央车站蚝吧(后来还是去了)蒙着点到的,有奇妙的苦橙入口感和百香果的气味,后味决绝,且酒体金黄,我加了两次。回国后在网上找,居然有,开心。

 

  中国味道飞地  

 

写满中文的法拉盛菜市场

 

因为拍摄《风味人间》调研需要,我想去看看流传海外、且坚持不变的中餐是什么样的。朋友推荐去法拉盛,一下车,半天找不到一个外国人,门店招牌也都是中文,老亲切了。据说这里是大众点评在海外最精准的地方之一,打开软件,挑了口味排名很靠前的一家餐厅,川山甲,三个人要了四个菜,其中酸汤海鲈鱼和烧鸡公,秒杀国内普通馆子。尤其是烧鸡公,鸡肉紧实,风味十足。我没忍住,就去找餐厅领班,一个青岛姑娘。她正在厅堂择菜,豌豆苗、藤藤菜、红苕尖……她抬头先不卑不亢地告诉我不许随便拍照,听到我的问题之后,才漾出自豪的笑容说,味道好的主要原因,是食材都是新鲜处理的。“鸡啊,鱼啊,”她说,“都是活杀。”

 

 

  两家提前预定的餐厅  

 

comse披红挂绿的鸭子

 

按照朋友推荐的菜单,这次提前预订的餐厅其实就两家,一个是比较国际化的墨西哥餐,Cosme,价格不算便宜,但菜品非常精美,和厨师攀谈后,他推荐了两款前菜都非常惊艳。另一家是上次就想吃没吃到的Maria,靠近中央公园,意大利风味。我们是中午去的,选了两个套餐,儿子没到年龄,选了无酒搭配的一款。我的套餐配酒,前后一共五款酒,都非常出色,这家餐厅的介绍非常多,我不必多言,如果必须说一句,这家餐厅是我吃到过纽约米其林餐厅里性价比最高的。

 

 

  好友开的餐厅  

 

番茄汤饭

 

老杨说,在纽约生活这些年,最喜欢的中餐厅是好Noodle。这家餐厅的主人恰好是我密友,于是微信央求她替我请客。晚餐叫了老杨一家,以及我两个在纽约读书的侄女。那天我和儿子到早了一小时,便先去了隔壁——游客美食打卡地切尔西市场,在原来奥利奥工厂旧址上修建的市场里,感受着世界美食汇聚的气息。我俩选择了一个小摊坐下,要了小食,直到客人将至。

 

好Noodle,在曼哈顿城西,对面是个耶稣庙。因为和餐厅的人太熟,所以每人只管要自己想吃的,包括一些菜单上没有的菜。老杨一家最爱吃的是番茄菜饭,而我和另外几个小朋友,选的是豌杂面和葱油拌面。

 

朋友这家馆子,没有“变体”到特别迁就美国人的程度,但也不像法拉盛的川菜做的这么粗放,这大概与女主人不断迁徙的都市生活有关。印象最深的是生啫小牛肉,有镬气,吃着非常过瘾。

 

好noodle的生啫小牛肉

 

当然,甜品也很诱人。纽约之旅马上结束,也要和儿子分别,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,接到老杨和侄女们的微信,内容几乎都是“撑死我了……”我脸上不由露出了饲养员般慈祥的微笑。

 

 

写于二零一九年三月



推荐 33